期刊岂能成为权力的“自留地”?
近期,继《冰川冻土》期刊宣布“导师崇高感”和“师娘优美感”的文章引发争议之后,又一中心期刊《银行家》长时间宣布其主编王松奇之子王青石“文艺著作”的音讯再度激起高度重视。王松奇表明,谁的文章好就宣布谁的。(1月15日 封面新闻)一直以来,大众都对在期刊特别是专业类期刊宣布著作有可望而不可及的感叹。而现在,前有“导师崇高感”“师娘优美感”冲锋陷阵,又有“父子轮流宣布著作”。一些期刊一时间成为权利的“自留地”倍受诟病。面临质疑,涉事期刊主编王松奇表明,“谁的文章好就用谁的”,但这明显不能堵大众之口,不能停息大众质疑之声。先看看这家名为《银行家》的中心期刊,扫除王松奇和其儿子王青石著作外,绝大多数是金融、经济类的专业著作,在这种情况下,王松奇父子的著作更显得有些异类。但这一状况并未改动,而是接连刊载其父子的著作。即使王松奇自己多少有些拿捏禁绝,但其顽固的“款留”自家著作在“自家刊物”上宣布,更令人感到权利的恣睢。“谁的著作好就用谁的”。看似是唯著作是瞻。举贤不避亲,看似公平不阿,但又有多少对这举贤不避亲的公平度的质疑呢?举贤是否经过了“公平的推举”呢?在主编一家独大的情况下,或许举贤不避亲,更像是一种自我标榜和遮羞算了。当然,面临言论的广泛重视,《银行家》主管单位山西省社科院对媒体进行了回应,但所回应的也仅仅抽象之言:会对王松奇进行相应处理。那么,相应处理会是怎样的处理?在处理完王松奇后,期刊主管部门是否更应该对期刊各层面、各环节的权利进行整理标准与束缚呢,是否建立健全问责惩办机制呢?这明显更是大众所重视的。期刊之于著作,以及著作之于期刊,是两个互为依托的存在。既不能答应期刊刊载低质的著作,也不该答应期刊出书著作背面的金钱买卖。那样,只能愈加浑浊本就式微的期刊存在空间,愈加下降期刊在社会的公信力了。假如依照王松奇的说法,是否还刊载过其他人的“好著作”?假如仅仅其父子著作,那么,其所谓的好著作,就只能用一家之言所替代了。期刊是学术、艺术等专业知识的殿堂,不是哪位主管或哪位领导的“权利自留地”,由此应该建立起严厉标准的著作刊载管理机制,而不能任由权利任意挥手刊载著作,假如管不了这只背面的黑手,某些期刊迟早会被这些人搞垮。(张立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